> 馆藏中心

疫情下的综艺圈:大节目停摆一天干烧几十万,中小公司恐面临解散

来源:搜狐娱乐 编辑:吕秀秀

原标题:疫情下的综艺圈:大节目停摆一天干烧几十万,中小公司恐面临解散

搜狐娱乐专稿(Exception/文)鼠年伊始,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影视行业迎来比寒冬更加恶劣的“冰川世纪”。不仅各影视剧组停工,综艺行业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歌手》、《王牌对王牌》等S级综艺节目宣布延播,备受瞩目的《青春有你2》也被传暂停录制,节目组将面临场地人工费用增多、艺人档期无法调试、广告商撤资等诸多问题,像这种量级的节目,延录意味着一天能干烧掉几十万的费用。

更令综艺从业者恐惧的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很有可能接不到项目。有业内人士分析,一些中小型的制作公司,一年就指望着接一到两个千万级的综艺项目过活,而在如今的环境之下,没有活儿干,这些公司或将面临解散的风险。

疫情下的综艺编排:《歌手》《青春有你2》等多档节目延播延录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之后,1月28日,广电总局网站公布消息称,广电总局为加强疫情防控宣传工作,部署全国卫视推出相关直播,减少娱乐性节目,其中《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等热门综艺暂停播出。

自此消息公布之后,各卫视及网络平台都在积极响应广电总局的号召。原定于1月31日播出的湖南卫视《歌手·当打之年》延迟到2月7日播出。《歌手·当打之年》延播消息放出还不到24小时,另一档全新音综《天赐的声音》也发布了延期播映的通告。但不同于《歌手·当打之年》延播日期已定,《天赐的声音》具体播出时间尚未确定。

同时,《漫游记》、《新声请指教》、《我家那闺女》、《我想开个店》、《了不起的长城》、《亲爱的来吃饭》、《非正式会谈6》、《周游记》、《我加》等综艺节目都官宣了延播的消息。

有工作人员透露,节目延播,一方面出于响应政策的原因,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些节目如果不延播,很有可能面临“开天窗”的风险。比如说,《歌手》在疫情之前只完成了两期录制,如果节目不能按计划录制,则会迎来内容供给的危机。

另一方面,网络上也传出了一些综艺节目停录或者调整录制的消息。此前,网上流传了一则湖南卫视疫情下的节目录制相关措施。其中提到,《歌手》和《声临其境》都将在录制时取消现场观众,改用网络平台投票的方式。《元宵喜乐会》的直播同样取消现场观众,仅保留工作人员。而不需要观众的小型棚内节目,例如《我家那闺女2》,则正常录制。

展开全文

而《青春有你2》这部未播先热的综艺也传出了延迟录制的消息。1月31日,微博账号@韩国Me2day称,《青春有你2》的导师Lisa因肺炎疫情停止录制返回韩国。据悉,《青春有你2》目前处于暂停工状态,或将在广州官方建议返工日期(2月13日左右)恢复录制。此外,另外两档选秀类综艺《创造营2020》、《少年之名》都传出了延迟录制的消息。

节目延录让人头大:场租、艺人档期、广告赞助都成问题

当然,所谓的返工日期,只能说是比较理想的预估时间,制片人小山的担忧是,如果疫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不少综艺项目的录制很有可能无限期延迟,这样一来,节目组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

场租、舞台设备、人工等等方面都会因为延期录制而额外烧掉一笔费用。曾有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对于一个200多人的节目组来说,一天烧个几十万不在话下,这样一个量级的消耗又有几个节目组能够承受呢?

同时,艺人的档期也是一个问题,比如和艺人签的合同是到五月份,但录制要延迟到六、七月份,可到时候艺人已经安排了其他的工作,这该怎么办?并且,不少节目前期的宣传早已铺开,现在暂停录制,宣传费用是不是也要打水漂呢?

更让人头疼的一点是,广告商的赞助费用是按每个季度严格分配的,所以它对于节目的播出时间也是有要求的,要匹配上广告商产品的促销档期,“但如果节目延录、延播,错过了广告商要求的档期,金主爸爸也很有可能撤资,这也是很可怕的。”小山说道。

不过,从事综艺制作的木木还是很乐观的,在他看来,这些问题也不是完全不可商议、不能解决的,毕竟是特殊时期,如果对方能够理解,做出让步,节目组也许并不会面临特别大的损失。

最大困境:综艺从业者没活儿干 中小型制作公司或将解散

木木觉得,其实上述都是小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疫情没有得到缓解,很多综艺从业者会面临没有活儿干的困境。木木给搜狐娱乐看了一个他朋友圈的“段子”:“现在朋友圈里一片喊开工大吉的,一看全是乙方的,一个甲方都没有,甲方估计都还没起床吧。”虽然是搞笑调侃,但却很辛酸地揭露了目前综艺行业的现状。

木木还提到,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压力最大的其实是综艺制作公司,“因为要养人,但现在没有活干,拿不到钱,就发不了工资。”

某视频网站的综艺制片人阿高也有着相同的感受,就拿她所在的视频网站来说,综艺节目都是外包给制作公司的,对于一些大制作的节目,视频网站可以给到制作公司几千万的费用,虽然这不是纯利润,但可以想象,如果制作公司丢掉了这样一个项目,会面临多大的损失。“像我们网站去年储备了很多好的项目,准备今年开春就撸起袖子干的,可现在也只能延后了。”可想而知,制作公司的老板等不来活,心里得有多着急。

阿高不禁感慨道:“我们在平台工作的人,压力其实要比制作公司的小很多,毕竟我们是有基本工资拿的,有基础保障。而制作公司就靠接活儿挣钱,现在这样的情况,有些中小型的制作公司可能整个上半年都接不到活儿,也没有资金链运转,很可能面临解散的风险。”

综艺导演、制作人李文妤也说道:“本来去年第四季度就已经算是个寒冬了,很多中小型的制作公司就盼着开春回回暖,他们一年也就指望这一两个活儿,现在就很困难了。”

特殊时期的创新与突破:节目组“云开工”,《生命缘》直击疫情防控一线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比寒冬还要严寒的时期,综艺从业者们都在想尽办法寻求创新与突破,同时也展现出了社会责任感以及人文情怀。

像《天天向上》节目组就宣布了“云开工”,以线上的方式录制节目。从官博透露的讯息来看,这次只有汪涵一人留守直播间主持,通过视频的方式与各位兄弟团及嘉宾艺人一起录制节目。据悉,这期节目中,王一博还会“云表演”魔术节目。

2月7日晚,湖南卫视还播出了中国首档原创分享互动生活创意秀《嘿!你在干嘛呢?》,这档节目是《快乐大本营》制作团队刘伟工作室一次全新而紧急的创作尝试,从节目立项到录制到节目播出仅50个小时。何炅、李维嘉、杜海涛三位主持人依次以VLOG方式连线各自朋友视频互动,与观众分享抗疫心情,展示丰富多彩的趣味生活。

与此同时,木木也透露,其所在的平台现在正在筹划与疫情相关的节目,相信未来不久,会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制作相关节目。比如北京卫视的《生命缘》,节目组一行四人从腊月二十九进驻北京地坛医院,带来了疫情防控一线的最新消息。用镜头记录下在这个特殊背景下,医护人员最真实的救治场景。这样的态度以及精神不得不令人敬佩。

综艺导演、制作人李文妤表示,这次的疫情,也给制作人们带来了很多思考,也许会是一个新的机会,“因为民众产生了很大的心理变化,生活重心发生了一定的转移,娱乐方式可能都会因此产生改变,这个还是需要去探究的,然后才能创造出新的维度的东西。也许在未来一到两年里面,观众们可能会更加重视健康、家庭相关的内容,我们会去多思考,去制作相关的节目。”

(注:文中小山、木木、阿高均为化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疫情下的综艺圈:大节目停摆一天干烧几十万,中小公司恐面临解散 》转载自搜狐娱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lovewoso/ddbkbd/sjgmmzdgc.html report 5393 原标题:疫情下的综艺圈:大节目停摆一天干烧几十万,中小公司恐面临解散 搜狐娱乐专稿(Exception/文)鼠年伊始,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影视行业迎来比寒冬更加恶劣的“冰川世纪”。不仅各影视剧组停工,综艺行业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歌手》、《王牌对王牌》等S级综艺节目宣布延播,备受瞩目的《青春有你2》也被传暂停录制,节目组将面临场地人工费用增多、艺人档期无法调试、广告商撤资等诸多问题,像这种量级的节目,延录意味着一天能干烧掉几十万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