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创年度风云人物“气候女孩” 为何在中国差评更多

来源:狐度 编辑:从小磊

原标题:年度风云人物“气候女孩” 为何在中国差评更多

争议不断:“气候政治”中的瑞典“环保少女”

这是搜狐评论年终特刊“面孔 · 2019”的第三篇。

文丨宗威

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北欧理事会2019年度环保奖、英国时尚女性周刊《Glamour》“年度女性”、美国《时代》周刊2019年度风云人物……

对16岁的瑞典女孩格雷塔·通贝里来说,2019年可以说是她的“荣誉之年”。在气候变化议题越来越受关注的今天,格雷塔已经成了这个领域最知名的人物,她的名字几乎等同于气候运动。

格蕾塔·桑伯格成为《时代》2019年“年度人物”

然而从她成名起,争议就一直伴随。有人赞扬她勇气可嘉,为环保身体力行;有人骂她戏精,是被人操纵的政治傀儡。而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所有有关她的新闻报道下,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嘲讽。

围绕“气候女孩”格雷塔引发的争议背后,是气候议题投射到舆论场后的复杂性——气候运动从来都不是要发展还是要环保的二元选择,而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上,国内外的舆论就像两条平行线,映射的是双方迥异的价值观。

赞誉和非议

“这一切都是错误。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本应该在大洋彼岸上学。然而现在你们都来向我寻求希望?你们怎能这样!你们用空洞的语言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而我还算幸运的,有人正在受苦、死去,生态系统正在崩溃,我们正在一场大规模灭绝灾难的开端。可你们只会谈钱,还有经济永远增长的神话。你们怎能这样!”

2019年9月底的纽约联合国总部,在气候行动峰会的一个分论坛上,面对台下上百张成年人面孔,16岁的格雷塔边看着手中的稿纸,边配以丰富的肢体语言完成了这段演讲。

这段控诉和相关视频很快如病毒般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激情的语言和稚嫩的面孔形成的强烈反差,让格雷塔一跃成了气候运动领域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成就了略显沉闷的联合国大会上最精彩的插曲。

她还参加了知名脱口秀节目艾伦秀,在播出的不到十分钟节目视频中,格雷塔屡屡被掌声打断;她还和好莱坞巨星、前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一块骑自行车,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谈笑风生;她和奥巴马握手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

但伴随格雷塔的,从来都不是只有赞誉,还有争议。

格雷塔的联合国大会演讲后没多久,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条推特中写道——“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年轻女孩,正期待着光明和美好的未来,很高兴见到她。”

特朗普一直声称“气候变暖是个骗局”,这条推特也被认为“不那么友好”。有意思的是,两人在大会期间有过短暂的相遇,格雷塔“死亡凝视”特朗普的照片当时爆红网络。

法国总统马克龙似乎也不认同格雷塔的做法,“她这样会导致社会对立,而社会需要的是一个能做出具体行动的年轻人。”即使对格雷塔很友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只是说她的行为令人感动,但她没有提到为气候保护提供可能的现代技术和创新。

在不那么认同格雷塔的人中,马克龙和默克尔的评价相当具有代表性。他们认为格雷塔只会“放嘴炮”,并没有提出解决气候变化的实际方案。

在更下沉的舆论场上,批评者就远没这么善意。

美国福克斯新闻台9月的一档节目中,评论嘉宾直言格雷塔“精神有病”。尽管后来福克斯出来道歉,并承诺不再请该嘉宾上节目,这一“直言不讳”的评价仍得到不少福克斯拥趸的认可。

在社交媒体上,这种情绪被进一步放大。推特上很多有关格雷塔的新闻中,几乎都能看到一副漫画——漫画中,格雷塔是被纳粹操纵的傀儡。

如果说国外舆论对格雷塔的评价,还是有赞扬有批评的话,在大洋彼岸的中文社交媒体上,对格雷塔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

知乎上有篇《如何看待格雷塔·通贝里》的帖子,获得最高15000多个“赞”的回答中,第一句话是——“此人可谓是何不食肉糜的当代典范。”

格雷塔的身后

同样是遭遇争议,为何格雷塔在中国遭遇的恶评远比国外来得多、来得凶猛?其实,如果把格雷塔放到她所成长的社会背景下,这个问题或许不那么难回答。

在瑞典这样的北欧国家,环保理念根植人心。1964年,瑞典颁布了第一部环境保护法律;5年后,环保教育理念写入了瑞典的中小学基础教育大纲中。2011年的一份研究指出,环境问题与可持续发展已经在瑞典整体教育系统中成为了许多科目的核心关注问题。

在学习上,瑞典宽松的教育环境给了格雷塔最大的自由。对于学生该不该好好上学的说法,格雷塔的老师安妮塔曾表示,“在校上课很重要,不过格雷塔也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更大的支持来自家庭。格雷塔的母亲是瑞典著名歌剧女高音歌唱家,为了践行“不搭乘飞机”的环保承诺,她放弃了拓展海外事业的可能性。

像格雷塔母亲这样的人,在瑞典国内从来不是少数。数据显示,2019年8月瑞典国内航班客流量和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10%,而选择火车出行的人数从20%上升到了37%。

瑞典民众也给予了格雷塔最大的支持。

联合国大会演讲后的第一个周五,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国家议会大楼前,参与气候罢课的学生达到了最高峰。两个月后,瑞典所在的北欧理事会又将2019年度环保奖授予了她,尽管她以“气候运动不需要奖项”为由拒绝了这个奖项。

“世界说”作者闵路然在《什么样的教育,教出了瑞典气候女孩》中写道——“如果不是发生在瑞典,不知道像格雷塔这样‘一个人的抗议’还会不会有‘然后’。”

换言之,格雷塔能够脱颖而出,能够受到发达国家众多精英的支持,其实和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主流人群所培育出的独特价值观有很大关系。在无温饱生存压力的环境下,主流人群更可能会用超脱的眼光去看待一些看似和眼前生活无关的事情。

气候问题是很典型的那种想象起来很重要,但现实看似乎又没有那么危急迫切的问题。所以,越是务实的国家或人群、越是处于发展中的社会,人们越容易对这类问题无感,而看不惯格雷塔这样特别“理想化”的冲动言行。

中国式解读

中国社交媒体对格雷塔的批评俯拾皆是,但这不代表中国公众完全不认同环保观念。

2014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当被问到是否同意“我们正在见证的气候变化主要是由人类活动导致的”时,回答“同意”比例最高的是中国,最低的是美国。

时至今日,环保的重要性在中国有着更大共识,问题不在于要不要环保,而在于要采取怎样的方式。在很多网民眼里,去沙漠化地区种几棵树,要比格雷塔讲大道理到处去作秀强的多。

国内很多批评者都喜欢将格雷塔贴上“白左”的标签,“白左”这个近年流行的词汇,维基百科对其解释是——源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流行贬义词,用于称呼某类西方自由派,尤其是左倾的西方社会运动份子及政治经济精英。

大家对于“白左”的反感,未必是认为他们所追求的理念离谱,更多也是和气候问题一样,觉得他们过于抬高理想化的目标而忽视了现实的复杂。

这些持有“白左”主张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在西方国家虽然也有争议,在网上也会遭受中下层民众为代表的网友批评,但整体而言,在精英把持的传统媒体还是有相当多的支持者。这也是格雷塔能收获很多重磅年度奖项的原因。

鼓励对于公共问题进行理想主义的关注和探讨,这在西方国家有比较深厚的传统。相比而言,中国人却更习惯于“现实主义”的思维模式,尤其是近些年中国模式的发展所取得的整体物质成就,给官方和民间都赋予了更多自信。

如果说过去西方一些理想主义的追求还拥趸者众,那这几年疑惑和反感的趋势则越来越明显。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趋势下,高举理想主义旗帜的格雷塔,在中国遭受了更多的非议,甚至被当做“小丑”。但嘲笑她,能让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吗?这是不能遗忘的问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创年度风云人物“气候女孩” 为何在中国差评更多 》转载自狐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lovewoso/cczbzz/scdbblbmk.html report 5093 原标题:年度风云人物“气候女孩” 为何在中国差评更多 争议不断:“气候政治”中的瑞典“环保少女” // 前插视频 showPlayer({ el: '#sohuplayer', bid:'166827903', auto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