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阿桑奇保释被拒:痛苦又曲折的道路

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王阿强

原标题:阿桑奇保释被拒:痛苦又曲折的道路

编者按:2021年1月4日,英国伦敦中央刑事法院作出判决,不同意美国政府引渡“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英国法官瓦妮萨·巴雷策表示,拒绝引渡是考虑到阿桑奇的心理健康问题,因为有证据证明阿桑奇曾自残并有自杀倾向,而她担心美国将无法阻止阿桑奇寻求自杀。而在1月6日,巴雷策法官拒绝了阿桑奇团队的保释请求。在1月6日庭审过程中,美国方面表示英国法庭未能合理评估美国监狱系统的健全性,并表示阿桑奇仍有出逃的可能性。英国作家、人权活动家克雷格·莫瑞(Craig Murray)于自己的博客上,就美国申请引渡阿桑奇被拒绝、阿桑奇无法得到保释以及英、美两国对于继续关押阿桑奇的计划等问题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本文收录了他在1月5日及6日发表的三篇文章。我们曾在2019年11月初,克雷格·莫瑞在10月21日出席威斯敏斯特地方法庭的阿桑奇庭审后,写在他本人博客上的速写 《法庭上的阿桑奇》。在2020年也以《速写阿桑奇引渡听证会|你们的旁听人 (一)、 (二)、 (三)、 (四)、 (五)》为题,分别报道了克雷格·莫瑞记录的听证会。莫瑞也是阿桑奇的朋友,他在每篇日记的最后都写道:“非常希望大家积极地参与这篇文章的传播和发布,包括翻译。真相将使我们自由。”《澎湃新闻·思想市场》将陆续翻译并刊发莫瑞的现场记录,以飨中文读者。

2021年1月4日伦敦,英国法官裁决不将阿桑奇引渡至美国 ,支持者聚集在法院外欢呼。

朱利安·阿桑奇:迫在眉睫的自由

今天是漫长而疲惫的一天,阻止引渡阿桑奇的决定出人意料。这个判决其实非常令人担忧,因为它接受了检方关于“美国政府有权在全球范围内根据间谍法起诉出版美国官方机密的出版商”的所有案例。法官还明确指出,英国2003年的《引渡法案》有意允许对政治犯罪进行引渡。这些问题需要得到解决。但就目前而言,我们都对引渡被阻止的最终决定感到高兴。

这个决定基于两个同样重要的点:美国超高度安全级别(Supermax)监狱的恶劣条件,以及这些条件会对阿桑奇造成的影响(尤其考虑到他的抑郁症病史)。媒体集中关注了心理健康方面,却没有对“针对美国监狱系统不人道行为的明确谴责”给予足够的关注。

除了两名法庭官员外,我是唯一一个亲自出现在法庭旁听席上的人,约翰·希普逊(阿桑奇的父亲)提名我代表阿桑奇的家人。我很确定,我再次注意到了当讨论到美国超高度安全级别监狱的不人道条件、囚犯缺乏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尤其是囚犯被完全隔离在一个小笼子里,每天被允许在另一个小笼子里进行一小时的、完全隔离的运动时,巴雷策法官的喉咙里发出了哽咽。我注意到她在审判中讨论哈立德·马斯里(Khaled el-Masri)的刑讯证据时也表现出了同样的情绪,她在这时似乎也受到了同样的影响。

展开全文

阿桑奇看起来很好,很警觉;他在判决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反而与他的律师做了认真的讨论。美国政府表示,他们可能会对判决提出上诉,保释听证会已经推迟到周三,以决定阿桑奇是否会在上诉期间从贝尔马什被释放——法院消息人士告诉我,听证会很可能会于4月份在高等法院举行。如果阿桑奇不能在周三,即在上诉期间获释,我会感到非常惊讶。我现在要留在这里参加保释听证会。

关于阿桑奇的判决:现在发生了什么

我全心期待阿桑奇本周可以获得保释,等待美国对阻止引渡他的上诉。

周一,在法官瓦妮莎·巴莱瑟宣布出于对考虑到引渡会对阿桑奇的健康状况造成压力,决定不引渡阿桑奇之后,就出现了关于“何时以及如何提出保释申请”的讨论。首席辩护律师爱德华·菲茨杰拉德准备立即提出保释申请,但他强烈要求等上几天,直到他可以准备好完整的保释申请和所有的证明文件之后。

我有一种强烈的印象:巴雷策打算批准保释,并且希望这个决定是绝对安全(fireproof)的。我和另外两个参与了庭审的人谈过,他们也有同样的印象。事实上,巴雷策在过去曾不止一次地表示,她会在保释申请被提出之前就拒绝保释。如果她不太可能批准保释,那么我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让菲茨杰拉德执意要求推迟申请。巴雷策给了菲茨杰拉德建议,然后休庭45分钟,让菲茨杰拉德,加雷思·皮尔斯和阿桑奇讨论一下。在休庭回来后,他们接受了她的建议。如果她只是简单地拒绝保释申请,她没有理由不当场赶快办完这件事。

菲茨杰拉德简要地指出,阿桑奇现在几乎没有逃跑的动机,因为对于“以医疗为由拒绝引渡”的上诉从来没有成功过。事实上,很难看到上诉如何能成功。法官是此案中唯一决定事实的人。她已经听取了证据,她对阿桑奇身体状况和美国超高度安全级别监狱的看法不能被推翻;也不能引入任何新的证据。上诉更倾向于去发现:鉴于事实,巴雷策在法律上犯了错误。很难看出上述方会提出什么论点。

我不确定在目前阶段,高等法院是否会接受美国的新保证,即阿桑奇不会被隔离或被关押在超高度安全级别的监狱中;这将与助理国务卿克罗姆伯格的宣誓书互相冲突,因此可能会被裁定为新的证据。

不仅很难看出美国可以提起上诉的法律要点,而且他们这样做的动机也并非显而易见。巴雷策同意了美国政府提出的所有实质性论点。她说,英国没有针对政治罪行引渡的限制。她同意,根据《间谍法》,在美国,出版国家安全材料确实构成犯罪;在英国,根据《官方机密法》这也将构成犯罪,在这两个司法管辖区内都没有公共利益辩护。她同意“鼓励消息来源泄露机密信息”是一种犯罪。她同意维基解密的出版物将人们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在所有这些观点上,她几乎不加评论地驳回了辩方的所有论点和证据。正如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昨天所说:

“虽然我们对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极为失望,但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美国在提出的每一个法律问题上都占了上风。特别是法院驳回了阿桑奇先生关于政治动机、政治犯罪、公平审判和言论自由的所有论点。我们将继续寻求将阿桑奇引渡到美国。”

这是对已发生事件的合理归类。

针对这样一个,“对美国而言极好”的判决提出上诉,对于司法部来说未必有意义。爱德华·菲茨杰拉德昨天向我解释说,如果美国以健康和监狱条件为由,对判决提出上诉,那么辩方就能以所有其他理由提出反上诉。鉴于巴雷策的裁决对媒体造成的重大影响,这确实是可取的。我一直相信,巴雷策会像她裁决在实质性问题上所做的那样来做出裁决;但我也一直相信,那些极端的国家安全论点,在高一级法院的、更好法官的审查下,永远不会存在。与有关健康情况的裁决不同,围绕巴雷策对所有其他要点判决的争议,可以被归结为法律上的典型错误,这些错误可以在上诉中得到成功论证。

如果美国对判决提出上诉,那么不仅“有关健康情况的理由”将得到支持,而且巴雷策关于因政治犯罪和媒体自由而引渡的立场也将被推翻,这比美国实现引渡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他们有14天的时间提出上诉——现在是13天了。

简而言之,上诉结果可能会让美国蒙羞。对美国来说,最好不要自找麻烦。但是,美国的自豪感和对美国的“全能感”和“例外主义”的伤害,可能会驱使他们诉诸上诉。基于上述原因,如果阿桑奇获得保释,我实际上会欢迎这种上诉。我想阿桑奇很快就会被保释出来。

既痛苦又曲折

今天上午10点12分,地方法官瓦妮莎·巴雷策带着我所见过的最阳光的笑容和最无忧无虑的心情走进威斯敏斯特第一地方法院。很明显,她卸下了肩上的担子。当她邀请美国政府律师克莱尔·多宾(Claire Dobbin)就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为何不应保释一事提出起诉时,她面带笑容地看着她。

杜宾夫人有一种阴郁的、长老会式的人格,只有在她有机会谴责某人时才会充分显现出来。没有什么比一个单调的贝尔法斯特(北爱尔兰首都)口音更能激起人们的谴责了,这已经像收藏品一样稀少。

她说,朱利安·阿桑奇已经表明,他会竭尽全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她的语气清楚地表明,这个名字本身就令人怀疑和讨厌。反对引渡他的判决只涉及一个问题,即他的精神健康问题,而这一点很容易被高等法院推翻。

阿桑奇曾帮助爱德华·斯诺登逃离司法审判;他曾吹嘘过这件事。正如美国政府在第二份替代起诉书中所详述的那样,他为斯诺登安排了航班,并组织了一次分散注意力的行动,以转移中央情报局的注意力。当美国当局取消斯诺登的护照,将他困在俄罗斯时,阿桑奇不仅试图安排私人飞机,甚至还试图安排总统级别的飞机,帮助斯诺登进一步逃脱。这就是阿桑奇的影响力和能力。

此外,墨西哥总统公开提供庇护,这给了阿桑奇确凿的逃跑动机。许多国家希望支持他,他可能再次进入外国大使馆。为了避免被引渡到美国,他已在厄瓜多尔大使馆躲藏了七年。他在2012年违反了保释承诺:“任何认为道德或原则性原因会对阿桑奇的良心造成影响的想法,最终都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

英国政府被迫花费1600万英镑监视阿桑奇在厄瓜多尔大使馆期间的行为。那些为他做担保的人没有尽到责任,未能确保他在2012年出庭。特雷西·伍斯特(Tracy Worcester)是目前为阿桑提供担保并为阿桑奇一家提供食宿的人之一,她在2012年未能履行职责。

此外,朱利安·阿桑奇已获得厄瓜多尔的外交身份,这是他寻求手段避免引渡的又一个例子。

多宾接着说,美国政府正在对“不引渡的判决”提出上诉,并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理由是巴雷策在法律上犯了错误,错误地使用了关于禁止引渡条件的相关测试。实际上,巴雷策设定了一个新的检验标准,即是否有能杜绝自杀的可能性的措施,而正确的检验标准是:是否有能够减轻自杀风险的措施,而根据这一正确的检验标准,证据显示美国的制度足够健全。

这项测试要求对美国的治疗设施和监狱条件进行严格评估,而这项评估并没有进行。

多宾接着表示,巴雷策误解了法律,即认为导致直接自杀冲动的原因是当前的情况或潜在的医疗条件。她接着争辩说,阿桑奇年轻的家庭不应该成为影响因素,因为他们出生时,阿桑奇还在大使馆内,因此他们清楚知道他的未来是完全无法确定的。多宾总结说,综合来看,这些论点对准予保释构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随后回答说,巴雷策反对引渡的判决改变了一切。自2019年10月,对阿桑奇的保释判决结束以来,阿桑奇一直被关押在贝尔马什监狱,他的关押完全是基于引渡申请。现在引渡申请被拒绝了,他必须在上诉期间享有自由,这在星期一判决的释放令中有具体说明。目前的现状是引渡申请已被拒绝,因此,已经没有拘留阿桑奇的理由,进一步的拘留将是不合理的。

法庭承认监禁对阿桑奇的精神健康有害,他需要家人的支持。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进一步封锁,监狱的条件变得更加糟糕。自2020年3月以来,阿桑奇一直没有接受过家庭的监狱探视。

随后出现了一段奇怪的插曲,菲茨杰拉德说贝尔马什爆发了一场重大的新冠疫情:在12月,有59名囚犯的检测呈阳性。杜宾站出来否认了这一点,并说在贝尔马什只有3例检测呈阳性的病例,并挥舞着监狱当局在前一天晚上10点49分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人们对这个数字的真实性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菲茨杰拉德接着说,美国负责此案的监督检察官,已将他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是否希望继续进行这一起诉的怀疑记录在案。他还指出,墨西哥提出的庇护是在法律程序结束后,在外交部长一级与英国讨论后才提出的。这不是在邀请阿桑奇潜逃。

阿桑奇没有理由逃跑。高等法院(几乎)没有以第91条,即健康理由推翻任何反对引渡的裁决的先例。辩方强烈驳斥了美国政府关于“法院没有考虑和应用相关测试”的说法。辩方听取了许多专家证人的意见。劳里·洛夫(Lauri Love)的案子是最相关的先例。严格的监控和保释条件可以适用,但由于现在的推定是不进行引渡,朱利安·阿桑奇应该被送回他的家人身边生活,等待任何来自美国的上诉,给他一个恢复健康的机会。

巴雷策随后立即给出了她的决定。她说,阿桑奇自2012年6月29日以来一直是英国司法的逃犯,因为他没有按照命令向法庭报告。他住在厄瓜多尔大使馆的全部动机是为了避免美国的引渡请求,因此阿桑奇仍然有潜逃的动机。他有一个由支持者组成的、强大的国际网络,这些人可以为他的逃脱提供便利。

美国政府有权上诉,高等法院有权决定相关事项。因此,必须确保阿桑奇在高等法院出庭。

阿桑奇曾深度参与爱德华·斯诺登出逃的组织工作,这进一步凸显了他对法律的蔑视。他的健康问题在贝尔马什可以得到很好的处理。巴雷策特别接受了监狱官方给出的,贝尔马什仅有3例新冠病例的数字。总之,保释被拒绝了。

2021年1月6日,英国伦敦,阿桑奇未婚妻斯特拉·莫里斯(Stella Morris)接受媒体采访。

评论

阿桑奇的所有团队成员在听证会前都很乐观。现在,反对引渡的判决已经做出,阿桑奇却继续被关押在高安全级别的监狱中等待美国政府的上诉,这似乎是反常的。就引渡一事,他已经在监狱里呆了14个多月,此前他因违反保释而受到的史无前例的严厉判决已经到期。

实际上,阿桑奇已经服过刑了,现在又因同样的罪行而再次受到惩罚。仅仅因为曾在保释期间出逃,阿桑奇就在极端的监狱环境中度过了数年,他已经服完了全部刑期。

现在拘留阿桑奇的逻辑根本不合理,因为目前的法律地位是他不会被引渡。此外,这种情绪的不断涨落,以及无休止的、没有固定期限的监禁,正在破坏他脆弱的健康。巴雷策这周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阿桑奇的生活条件既痛苦又曲折。

讽刺的是,巴瑞瑟用谴责的语气,毫不含糊地宣称阿桑奇进入大使馆只是为了逃避被引渡到美国。这当然是完全正确的。但我记得,多年来,从政府到几百个《卫报》专栏,权威人士的说法一直是:这一事实是虚构的。他们声称引渡到美国的打算根本不存在;实际上,阿桑奇是在避免被引渡到瑞典,这些指控从来没有任何依据。当时间真的到来时,这些指控就像雾一样消失了。我想我们至少该为诉讼过程中有这么多真相而感到感激。

今天的判决清楚地表明,无论周一的判决里发生了什么,都不是出于对阿桑奇健康的关心。雅尼斯·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昨天表示,最终目标仍然是通过刑罚系统杀死阿桑奇。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印证了他的说法。

贝尔马什仅有3例新冠病毒感染的惊人数字令人难以置信,并与之前的所有信息相矛盾。显然,贝尔马什的新冠病毒风险比伦敦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小,或许我们都应该闯进来,提高我们的隔离度和安全。我想到的唯一解释是,绝大多数囚犯被拒绝进行检测,因此他们不是确诊病例。或者监狱选择只提供一天的测试结果,并故意歪曲统计数据的含义。事实上,这一点并不是保释申请的核心要点,但作为 贝尔马什医疗团队其他不法行为的一个可能例子,它特别有趣。

对于不批准保释的决定,可以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诉。我预计这将发生(还没有机会咨询阿桑奇的意愿),并会在大约两个星期内发生。

(以下为三篇文章的原文链接,本文略有删减。 朱利安·阿桑奇:迫在眉睫的自由; 关于阿桑奇的判决:现在发生了什么; 既痛苦又曲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阿桑奇保释被拒:痛苦又曲折的道路 》转载自澎湃新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lovewoso/gcmcdc/bbbgjmsjk.html report 7135 原标题:阿桑奇保释被拒:痛苦又曲折的道路 编者按:2021年1月4日,英国伦敦中央刑事法院作出判决,不同意美国政府引渡“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英国法官瓦妮萨·巴雷策表示,拒绝引渡是考虑到阿桑奇的心理健康问题,因为有证据证明阿桑奇曾自残并有自杀倾向,而她担心美国将无法阻止阿桑奇寻求自杀。而在1月6日,巴雷策法官拒绝了阿桑奇团队的保释请求。在1月6日庭审过程中,美国方面表示英国法庭未能合理评估美国监狱系统的健全性,并表示阿桑奇仍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